首页 > 财经理财 > 正文

三大药房企业叫板食药监总局 阿里健康角色尴尬

2020-08-09 05:45:40 

  三大药房连锁企业“叫板”国家食药监总局

  阿里健康角色尴尬股价坐过山车

  ■本报记者 张 敏

  湖南养天和大药房起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食药监总局)一事引发了市场的关注。围绕药品电子监管码存废一事引起的争议持续发酵。

  1月30日,A股三大药房连锁上市公司 老百姓 、 一心堂 、益丰大药房联合发布声明称,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不合法、不合理、不公平”,“属于重复建设的不良政策”。

  对于这一涉及药品生产、流通、零售的行业政策,不同细分行业的公司对此事态度不同。一位制药企业相关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药品生产企业在电子监管码的投入和药品零售企业差不多,但药店的零售利润率比较低,因此附加的成本都会让企业感受到压力。

  拥有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电子监管网运营权的阿里健康不幸“躺枪”。“阿里健康也在从事医药电商业务,与药品零售企业存在竞争。这让后者很担心竞争的公平性等。”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此同时,一则国家食药监总局欲从阿里健康收回药品电子监管网运营权的传闻甚嚣尘上,让风口浪尖上的阿里健康股价出现了大幅波动。这时的阿里健康已经十分谨慎,对外的回应均为“以公告为准”。

  民告官引发行业大讨论

  1月26日,湖南养天和大药房起诉国家食药总局一事引起业内轩然大波。业内十分关注的药品电子监管码存废一事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湖南养天和在起诉书称,请求确认被告国家食药总局强制推行电子监管码的行政行为违法;请求判令国家食药总局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对被告国家食药总局所制定的《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中的多个条款进行合法性审查。

  针对湖南养天和大药房起诉一事,国家食药监总局并未进行回应。但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在1月26日晚间发出2016年第13号通告,称在近期的药品经营企业飞行检查中,“电子监管流向数据显示”,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存在购销非法回收药品或为购销非法回收药品企业违法提供发票等严重违法行为。这一则公告被外界解读为暗含着监管部门对电子监管码的态度。

  “药品电子监管码可以让监管部门可以通过互联网等手段查获存在的违法行为。此外,也有利于监管部门掌握药品的流向,进行药品的追溯、召回和执法联动。”一位行业人士向记者介绍。

  但让药品零售企业质疑的是,身份证都可以造假,药品电子监管码技术含量并不高,非法企业如若想造假,药品电子监管码发挥的作用极其有限。

  触动的利益

  相比生产、流通企业,零售企业对实施药品电子监管码“升级版”的反应较为强烈。

  一位A股上市制药企业人士向《证券日报》介绍,电子监管码的实施对于医药电商、尤其是放开网售处方药来说更为必要。“有助于实现药品流通的可追溯、召回、监管”。不过,药品电子监管码的实施确实增加了公司的印刷、人力、财力等成本,但都在可控成本之内。

  一位大型流通企业公司人士向记者介绍,因为涉及很多业务环节,公司对药品电子监管码这块的投入没有专门的统计。他认为,或是因为该项支出占比较小。“不过,对于小企业来说,可能就是比较大的负担”。

  来自某大型连锁药品零售企业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升级版的电子监管码政策大幅增加了药品零售行业的人力物力财力成本,一次性增加的运营成本超百亿元。这还不包括后续每年的资金投入。

  “药品零售企业的利润率相对较低,他们对成本的变化更为敏感。”上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

  除了成本因素外,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的合理性也遭到药品零售企业的质疑。1月30日,三大药房连锁上市公司老百姓、一心堂、益丰大药房联合声明发布声明称:“我们仅仅是反对现行药品电子监管码这一个不合法、不合理、不公平,完全属于重复建设的不良政策”。

  上述三家公司认为,药品监管信息化应结合原有批号管理、条形码管理进行统一规划。

  阿里健康的尴尬

  尽管湖南养天和大药房等药品零售企业指向的是国家食药监总局,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药品电子监管网的运营公司阿里健康有很大的关联。

  2014年1月份,阿里巴巴花巨资对中信21世纪进行战略投资。在外界看来,阿里巴巴看重的是中信21世纪掌握的巨大的药品流通数据,即药品电子网的运营权。在完成上述战略投资之后,中信21世纪更名为阿里健康。2015年,天猫医药馆注入阿里健康。这引起了业内更大的争议:阿里健康一方面开展医药电商业务,一方面又掌握药品流通的数据,如何保证竞争的公平性

  阿里健康在公布的2015年半年报中介绍,公司主要从事运营中国药品行业所用的电子监管网、建设医疗服务网络及医药电子商贸业务。在截至2015年9月30日的6个月财报中,公司的电子监管网业务收入为2137.1万港元,同比增长14.6%。公司称收入增长的原因是自零售药店收取入网费收入及提供增值服务收入攀升。

  阿里健康表示,公司将继续采取技术和管理措施以提高数据安全性,并在相关监管部门的指导和监督下为监管机构、企业和消费者挖掘数据当中的价值。

  有人士向记者表示,药品电子监管系统的维护需要强大的后台支持,未来随着政策的逐步落实,药品电子监管码数据总量将快速增长。监管部门选择阿里健康是考虑到大数据运营企业的实力。

  但其它企业并不这样认为。“除了零售企业外,制药企业对阿里健康运营药品电子监管网也极为敏感。如若竞争对手从第三方获得了公司药品的流向,产生的影响不得而知”。上述行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尤其是一些竞争比较激烈的药品,企业可能在获知竞争对手产品流向、数据方面有需求。”

  就在上述民告官事件持续发酵时,有媒体报道称,国家食药监总局有意收回阿里健康的运营权。此事导致1月28日阿里健康股价大幅下挫,跌幅达20%。

  1月29日,《证券日报》记者致电国家食药监总局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并未对外发布上述相关消息。

  对于此事,阿里健康当日晚间对外发布一份澄清公告称,公司注意到一家药店起诉国家食药监总局,涉及由食药监总局拥有并委托公司运营的药品电子监管网。媒体报道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高级官员表示,将收回电子监管网的运营权。阿里健康表示,公司并非上述诉讼的当事人,且并未从国家食药监总局收到停止运营药品电子监管网的任何通知。“公司是药品电子监管网的受托技术运营商,并非药品电子监管网的所有权人,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和维护服务。

  在公布澄清公告之后,阿里健康股价在1月29日上涨约16.47%。对于外界的询问,阿里健康表现得十分谨慎,除了公告之外,不愿回应更多的信息。

(责任编辑:施晓娟)

关于蔚蓝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蔚蓝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